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详情

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刷新,进行时

发布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1-22 22:08

伴随着 2020 元旦钟声响起,21 世纪进入新十年,新年新气象,所有产业面临新发展,音乐产业也如是。

在 21 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全球音乐产业已经经历了一次刷新—2014 年,全球音乐产业在经历了下滑后,终于触底反弹重启增长,而中国音乐产业也从 2014 年起,以快速发展的姿态五连跳,在 2018 年位列全球第 7。

2019 年的最后一天,音乐娱乐集团宣布参与收购环球音乐集团少数股权,以战略投资聚焦产业链长期价值。

然而,如音乐娱乐集团 CEO 彭迦信所言,上市是 TME 的全新起点,彭迦信和他带领的 TME,都在思考未来的方向。

2019 年 9 月,在新加坡举办的 Music Matters 亚洲音乐论坛上,彭迦信提出 TME 经过多年的发展实践CTS 战略,将公司现有内容(Content)科技(Technology)服务(Service)以平台开放和生态共建的方式赋能给音乐产业,并将持续成为 TME 未来发展的驱动内核。

实现优质音乐内容价值的最大化,是CTS 战略的目标之一,当然,它的能量远不止如此,还包括为用户便捷多元的音乐娱乐体验、贯通产业链条,打造开放完善的产业生态。这是一个更加侧重 B 端的战略规划,是 TME 将沉淀多年的产业能力进行集中释放的窗口。

在赋能音乐产业的B端市场,CTS战略以及背后的商业逻辑又是怎样的?为此,极客公园(ID:geekpark)专访了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他说,TME一直坚持在正确的时间做该做的事情,中国的音乐产业即将迎来拐点,CTS战略是TME面向未来的一种战略布局。

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刷新,进行时(图1)

音乐娱乐集团 CEO 彭迦信

重新定义音乐内容

彭迦信在 2008 年加入,曾先后参与游戏、电商、社交网络等业务的产品,和市场营销等工作,彭迦信的策略是以开放的心态与全产业链开展合作。那时,他经常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创造符合用户及市场需求的商业模式,毕竟,付费是游戏、社交网络等业务商业化的重要途径之一,用户愿意付费的前提是有满足感,物有所值。

同属娱乐消费,彭迦信在 TME 后也会借鉴游戏、社交网络行业的经验。比如,以游戏化概念、社交娱乐增值服务模式做数字专辑产品。用户看中专辑的专有属性,平台就给每张数字专辑分配特殊的铭牌,不少粉丝便会购买多张同样的专辑,拿不同的铭牌送给朋友,以此获得满足感。

至今,TME 曲库拥有来自国内外音乐唱片公司超过 3500 万首歌曲,但彭迦信表示:曲库内容并非全部。以前行业可能以为 TME 是内容为王,只要曲库够大,就能赢得一切,显然并不是这样。彭迦信向极客公园提及外界对 TME 的这一刻板印象。他接着解释道,如今曲库只是基础,优质、丰富、多元化的音乐内容才是用户真正的需求。

此外,用户消费音乐的场景也在变化,从手机、智能音响,到车载环境。过去,人们听歌依靠买磁带、CD,这是消费者带着明确目的去找歌曲的方式。如今,不是用户来找音乐,而是平台应该把合适的音乐推荐给用户。个性化推荐可以理解成平台给用户的服务。

变化之下,TME 超过 8 亿的月活用户显示了巨大的付费增量空间。

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刷新,进行时(图2)

CTS 战略 音乐娱乐集团

行业痼疾的攻坚战

拐点到来之前,对于 TME 而言,有针对性的解决行业痛点,实现音乐产业良性可持续发展是关键。

长久以来,中国音乐市场的收入模式非常单一。早期以唱片,头部歌手开办演唱会,中尾部音乐创的收入多数不佳。有统计显示,60% 的音乐人月收入不超过 2000 元,80% 的音乐人的作品从没被听到。收入和传播是中国音乐行业亟待解决的两大痼疾。

在 TME 的CTS 战略中,帮助音乐创作人及唱片公司等都能获得应有的价值是其中重点。早在 2017 年,TME 就推出了音乐人计划。据了解,这个计划是 TME 集团级战略。彭迦信也曾表示,这个项目是全集团产品与资源加持。

在音乐人计划中,TME 将自身所有的商业化能力向音乐人开放,包括数字专辑、签约唱片公司、演唱会和音乐节、奖励、虚拟礼物、单曲付费等等。一方面,TME 作为平台方帮助音乐人做宣发推广;另一方面,TME 正在深度渗透音乐产业,与音乐人共同创作优质内容。

2020 年 1 月 1 日,音乐人亿元激励计划正式启动,音乐人可通过音乐人,以及 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多个开放平台参与该计划。亿元激励计划的正式启动,宣告音乐人专业化、职业化、健康化发展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刷新,进行时(图3)

之所以如此全力,彭迦信解释:让真正做音乐的音乐人有得体的收入,这是行业的根本。

2015 年,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联合近 30 家机构,共同成立了中国网络正版音乐促进联盟,这是中国数字音乐市场的节点性事件。打击也一直是 TME 协助唱片公司在推进的事情。

对此,彭迦信说:因为等因素,唱片公司的价值被,当音乐的源头枯竭,产业也就进入了恶性循环。我们跟唱片公司合作,首先是帮他们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正版化。

TME 拥有超 8 亿月活,加之 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 K 歌等产品形成的产品矩阵,自上而下的产业链布局让 TME 具有实现CTS 战略的基础,而让彭迦信更加兴奋的事情,是中国音乐市场拥有更丰富、创新的商业模式,音乐不只于听,还可以看、唱、玩、社交,用户的互动让未来有了新的可能性。

用户购买服务看中内含的增值项目,围绕粉丝相应特权,是 TME 正在尝试的方式之一。其中的逻辑是以 IP 的模式延展音乐的价值。比如偶像发布新歌,策划相关的铭牌画册等相关周边,组织粉丝线下见面会。

与音乐人、唱片公司一同参与并完善音乐创作环节,彭迦信和他带领的 TME,搭建框架,重构生态,助力中国音乐从荒芜到新生。TME 如今在思考的问题是如何把音乐人与平台生态建立一种更长久持续的关系。这也是 TME 在CTS 战略中侧重 B 端赋能的体现。

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刷新,进行时(图4)

音乐集团旗下产品

坚持在正确的时间做该做的事情

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超过十年会是怎样的体验?彭迦信给出的答案是还像在创业。尽管他拥有超过二十年的互联网从业经历,并且完整见证并亲历了互联网发展的每一个阶段。相比多数创业者,我站在一个非常高的起点,但是带着数千人从无到有做出 TME,这种感觉就像是创业,压力同样非常大。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掌舵者,彭迦信遵从的哲学是张弛有度。如果业务负责人寻求帮助,他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提出意见,但不事无巨细地过问,明确目标之后的信任和充分授权是关键。但他内心却有一根弦,会提醒自己,必须保持足够的空间去观察行业变化,对更长远的事情做出客观判断。

推出CTS 战略也是同样的逻辑,经历了多年发展,国内音乐产业已经经历了多次升级迭代,不再是遍野,也不再是版权定胜负,平台、唱片公司、音乐人、用户不再是各自为营,而走向价值共创的新阶段,这正是CTS 战略的意义。在内容、科技、服务三大核心引领下,TME 正在将战略一步步落地,2019 年 10 月,TME 发布内容共创实践TME+,同是 10 月,TME 发布年度营销战略,用音乐助力品牌营销。

近年来,发展的整体策略是全面拥抱和深耕 to B 业务,推动产业互联网变革,TME 探索在音乐产业谋求赋能是大势所趋。更重要的是,音乐制作发行的方式、用户消费使用的习惯、音乐版权和付费市场的环境都在变化。攀过上市山头的 TME 需要一次自我刷新,而侧重 to B 能力的CTS 战略则是其走向更高处的铺路石。

2019 年的最后一天,TME 参与收购环球音乐少数股权,开启了平台与唱片公司从版权合作到价值共创的新阶段,以战略投资寻求长远发展。TME 正在进入更宽广的大海,CTS 战略试图纵深刺探的 to B 领域需要细水长流的经营,需要给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从业者带去普惠价值。

面对行业变化,彭迦信说不会太有压力,反倒更加兴奋,因为坚持正确的方向,路会越走越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音乐

音乐是一种能够产生共鸣效果的声频,出自人类本体的最初生命运动,它们伴随人类产生而产生,伴随人类起源而起源,伴随人类发展而发展。它们不是人类身外之物,也不是人类最初的物质生产,而是一开始就是一种富有情感的感于外物存在的人类最初精神活动的产物。音乐也是反映人类现实生活情感的一种艺术(英文名称:music;法文名称:musique;意大利文:musica)。音乐可以分为声乐和器乐两大类型,又可以分为古典音乐、流行音乐、民族音乐、乡村音乐、原生态音乐等。在艺术类型中,音乐是比较抽象的艺术。音乐从历史发展上可分为中国古代音乐和西方音乐。中国古代理论基础是五声音阶,即宫、商、角、徵、羽,而从西方传过来的是七声音阶。音乐让人赏心悦目,并为您带来听觉的享受。一般一首音乐时长在3分28秒左右,让人更加享受每首音乐的时间。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