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科学 详情

侯晓迪认为,图森未来,落地,启示录

发布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5-07 22:55

侯晓迪认为,图森未来,落地,启示录(图1)

这是一个关于未来货运模式大变革的前夜,自动驾驶的到来加速了这个变革的来临。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充满着未知的商业探险。

在Robotaxi最泡沫最盛之时,图森未来选择了自动驾驶货运;在行业逐渐冷静,探索盈利方向之时,图森未来已经产生了收入。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图森未来不可谓不快。

在技术方面,图森未来发布了夜间感知方案、联合采埃孚造自动驾驶定制化硬件;在落地方面,图森未来又开拓了一条连接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和德克州埃尔帕索的运输线路,并且已经产生了盈利。

而在国内,他们也踏上了东海大桥的桥面,探索着上海首批人工智能试点应用场景中的“无人驾驶卡车多模联运”更为重要的是,这家自动驾驶卡车独角兽,多次表示将在2021年进行首次无安全员物流运输作业。

快成为这家自动驾驶卡车独角兽的理性和感性的重要。从第一条干线运输开始,图森未来的商业化版图逐渐显现。正式成立将近五年时间,一家业务、研发横跨中美的公司,如何在完全不同的环境当中运输、克服技术困难,争取商业客户,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雷锋网新智驾对话图森未来联合创始人兼CTO 侯晓迪,谈中美落地节奏、谈量产前夜,谈。

为什么需要Tier 1?

侯晓迪认为,自动驾驶卡车的实现离不开三个因素:生态、商业模式和钱。其中又以生态最为重要,所谓生态模式—就是多交产业链的伙伴,特别是有实力、懂技术的产业伙伴。

今年3月27日,图森未来与国际Tier 1采埃孚建立了全面的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动自动驾驶卡车的技术研发和商业化落地。具体来说,双方将联合的量产化自动驾驶卡车包括融合摄像头、激光雷达和毫米波雷达的感知技术,自动驾驶控制技术,以及车规级中央处理平台“ZF ProAI”

换言之,双方会在自动驾驶的感知、决策、控制硬件层面进行定制化研发,打造专门适用于自动驾驶的硬件。

侯晓迪认为,图森未来,落地,启示录(图2)

“图森未来跟采埃孚合作是为了打造一个真正能在汽车功能安全角度,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安全稳定的自动驾驶。”侯晓迪说。

事实上,商用车本质上是高度定制化的生意,主要的客户在车队,因此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在生产链中非常具备话语权。

侯晓迪对新智驾进一步解释:“ 只有Tier1能做出配合自动驾驶的刹车、转向、燃油控制,发动机、变速箱这些自动驾驶货车的执行层架构更是需要专门定制。没有Tier 1的参与根本不可能实现。”

侯晓迪也曾经多次表示:目前硬件的成熟度在制约自动驾驶的落地。因此,和采埃孚的战略合作,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那么在与采埃孚联合研发当中,图森未来能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产品的走向?

侯晓迪告诉新智驾,自动驾驶卡车的应用是个新鲜事物,无论主机厂还是零部件供应商,都需要懂得自动驾驶技术的玩家参与其中。而图森未来在过去一年,已经积累了相当一部分的落地经验。从产品的需求提出和使用角度而言,图森未来能够在合作中平等话语权,并深入地参与产品研发环节,甚至定制化硬件。

侯晓迪对新智驾表示,与采埃孚的合作并不意味着排他,图森未来一直以来都是持开放合作态度。

有采埃孚与主机厂的深度加持,图森未来距离一个稳定安全的自动驾驶无疑更进一步。

算法上具备不需人工接管的能力

图森未来此前多次表示,将在2021年进行首次无安全员物流运输作业。

这并非不假思索的宣言,而是基于技术的自信。

侯晓迪告诉新智驾:目前图森未来在算法上具备了不需人工接管的能力,但很多时候人工接管与否并不单取决于算法,还取决于硬件。这也是图森未来和采埃孚联合定制硬件无比重要的原因。

在定制化硬件替代现有之前,图森未来依旧会采用安全员来应对紧急问题,同时进行自动驾驶卡车的冗余,从安全功能角度尽力搭建一套完整的。

最重要的是,在日常中精细化地打磨产品。

侯晓迪向新智驾举了一个例子:一次路测中,卡车的自动驾驶突然失效,转为人工接管状态,后来内部人员排查问题发现,因为道路颠簸、造成车辆某个模组部件松动,从而导致了失效。

诸如此类的细节问题还包括:电瓶没电、警察来了卡车如何路边停车等问题。虽然不是大问题,但是依然会带来各种不确定性和风险,增加自动驾驶的不稳定性。

侯晓迪认为,图森未来,落地,启示录(图3)

“打磨产品细节,这件事情很无聊,但非常重要,因为早晚会遇到类似像某个部件掉线的问题。它不需要一个很性感的解决方案,但是要需要一个实在的解决方案。”侯晓迪说。

为了让卡车更加稳定、能够适应各种复杂环境,图森未来在日常的货物运输之外,特地在凤凰城找一些车流众多甚至连驾驶员都不愿经过的路口来打磨。用侯晓迪的话来形容就是:拿几十辆车的平台来“折磨”自家。

“看在哪些地方容易出什么样的问题,从商业的角度而非技术角度,来看什么样的才是一个真正Work的自动驾驶产品。”

也正是因为与采埃孚的合作正在稳步推进、不断在产品细节上有所积累,硬件和软件都在不断往安全方面深入,图森未来才有底气将去掉安全员一事提上日程。

谈中美落地

目前,图森未来的商业化车队规模已经达到了50辆,在达拉斯、休斯顿、圣安东尼奥三地建设物流集散中心,商业落地上颇有所获。

在美国,每周图森未来的自动驾驶卡车会在凤凰城和图森市之间,为UPS10次的货物运输。今年的3月5日,图森未来还新开通了一条连接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和德克州埃尔帕索的运输线路。新冠疫情期间,图森未来还在美国为向低收入人群食物的非盈利组织“食物银行”Arizona Food Bank Network无偿运输服务。

从对外披露的合作来看,图森未来在美国的商业进程中似乎比国内进程还要快一些。

侯晓迪认为,图森未来,落地,启示录(图4)

事实上,图森未来也在积极开拓国内市场。

去年4月图森未来入选上海市首批人工智能试点应用”AI+交通“示范场景之后,也开始探索在上海临港主城区、物流园区、东海大桥等地开展无人集卡物流配送示范。截至目前,这个场景下图森未来已经累计了超过了44,974.95公里。

面对两地之间的环境不同、法规不同、节奏不同,进度条不一的,同一个团队是图森未来最重要的技术保障。

侯晓迪并不认同“因为中美两地路况不一,因此需要打造特定的自动驾驶”的说法。“事实上,自动驾驶或人工智能追求的是泛化能力,泛化能力越强的包容性就越好。一个成熟的自动驾驶有义务解决两地路况的兼容问题,要有足够的泛化能力。”

可见,图森未来正在用自己的路径与合作的路径共同去摸索一条能够去掉驾驶员的作业方式和商业模式,并且已经走出了第一里路。

自动驾驶卡车具有宏大的可想象的商业场景,这是一个壮阔的未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驾驶

驾驶,指操纵车船或飞机等使行驶。语出清魏源《圣武记》卷十四:“今即实估实造,而停泊不常驾驶,风浪无从练习,非若夷船之日涉重洋,则亦不过数年而舱朽柁蔽矣。”

侯晓迪

侯晓迪,2003年毕业于人大附中,考入上海交通大学。侯晓迪是一个在网络安全方面卓有成效的少年。《校园“黑客”侯晓迪》通过对侯晓迪成才之路的描写,展示了家庭和学校在学生兴趣的培养、潜能的挖掘、个性的尊重等方面所做的努力以及这种努力对培养一个全面发展,具备创新、探索精神的学生的重要作用,从不同侧面展现了超常教育的独特魅力。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