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生活服务 详情

AI能做到吗,人类真的愿意让AI读心吗

发布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1-04-08 13:22

AI能做到吗,人类真的愿意让AI读心吗(图1)

随着情绪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日益被认识,整个社会对于情绪识别技术的需求越来越大。

有人说,AI可以检测出人的情绪,但即使技术上可行,这是否一定是件好事?

尤其是在做法律相关的决定时,机器识别情绪是否真的公正可靠?

更何况,人类真的愿意让AI“读心”吗?

“你还好吗?”“我很好。”20年前的一天,刚从埃及来到英国求学不久的瑞娜·卡利乌比独自在公寓里给她的丈夫回复短信。

实际上,卡利乌比心里很难过,因为她和丈夫相隔千里已有好几个星期了。如果她丈夫在她身边的话,只需一眼就能知道她并不开心,可惜他看不到…

这样的场景似乎经常在生活中发生。就在那段时日里,卡利乌比意识到,技术感知不到人类的情绪有多冰冷。于是,她梦想能研发出一台情绪智能电脑,或者更直白地说是一台“读心机器”

从2009年起,卡利乌比创办了一家名叫Affectiva的公司,致力于研发可识别人类情绪的人工智能。

和她有着同样想法的创业者不在少数,如果这类研发成功,那么这种情绪AI技术将会表现出惊人的应用潜力—电脑可以识别出人们是否在驾驶时分心,也可以知道人们怒气冲冲回复一封后是否会后悔,又或者什么时候会情绪低落。

事实上,具备类似功能的已经诞生。只是,这些真的达到它们应有的水准了吗?而且我们真的想让机器知道自己的感受吗?

机器识别情绪

有效预测带来真金白银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卡利乌比使用了一套可通过数据学习完成特定任务的AI。

机器是如何学习的?以识别猫为例。一开始,研究人员会告知AI图片上是否有猫,在学习了图片上大量猫的颜色、形态和其他特征之后,就能自动分辨图片上是否有猫了。

就原则而言,识别人类的情绪和识别猫一样,是能够被AI掌握的。不过,真正要能识别情绪,实际上要比识别猫困难千百倍。卡利乌比说:“这项技术需要天天与人打交道,要能识别,更要了解人类。”

通话和其他一些通讯软件并不能实现真正面对面交流的效果,因为人们很难远距离看出对方的情绪。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家办公,人们对情绪AI技术的需求日益增加。有了这项技术,我们可以判断观众是无聊还是兴奋,或是介于两者之间。

情绪计算—让机器可以识别、解释和模仿人类情绪—这个领域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但某些方面的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尽管在机器模仿情绪方面,还有很长的研究之路要走,但在机器识别情绪方面,科研人员似乎已经实现了目标。

Affectiva公司自成立以来,就与一些营销公司合作,帮助它们了解观众对于和其他营销内容的反应。Affectiva会记录下人们看了海报或投屏广告后的面部表情,通过表情的变化,会对一则广告是否成功进行预测。做这件事的不只Affectiva一家公司,伦敦的Realeyes公司也和一些广告商合作,他们负责观众的注意力。

这种技术对一些企业来说相当实用,尤其是一些电话量巨大的公司。Behavioral Signals公司声称,能够在通话后30秒内判断对方是否会采取特定的行动,例如承诺还清债务。

他们已经把这项技术卖给了欧洲的一家大型银行。银行会通过语音分析,对来电者和呼叫中心的进行匹配,那些愤怒的顾客会被自动分配给那些极其镇定的。古杰拉说:“一年之内,银行呼叫中心的绩效提高了20%,这相当于赚到了3亿美元。”

古杰拉透露,他们正在与另一家公司合作,希望能借助AI技术检测出带有抑郁症状的声音信号,它能根据说话人的语音判断其自杀的可能性,这对医生和看护者来说很有用。虽然这项技术目前还在试验阶段,但已开始在临床来电接诊中辅助。

AI能做到吗,人类真的愿意让AI读心吗(图2)

领悟真实情感

并不像识别情绪那么简单

显而易见,情绪AI是有用的。但是,算法真的能领悟人类的感情吗?情绪AI公司的内部算法是不对外的,因此无法对这些技术的准确性进行评估。即便如此,情绪识别科学仍可以一些线索。

我们知道,面部表情是可以被分类的。

20世纪中期,美国心理学家保罗·埃克曼提出,面部运动与许多情绪状态有关。

在埃克曼的面部动作编码(FACS)中,情绪状态有七类:愤怒、恐惧、厌恶、快乐、悲伤、惊讶和轻蔑。它们被称为“基本情绪”通常人们可以从面部表情对其进行判断。一项研究还表明,人们在判断基本情绪时,正确率达到了77%。

FACS是很多情绪AI公司设计算法时用到的编码。以此构建起的情感AI技术可以通过人的面部动作,判断观众是无聊还是兴奋,或是介于两者之间。但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即使识别出一个人处于愤怒的状态,却并不意味着做出这一表情的人是真的在生气。

美国东北大学心理学家莉莎·巴瑞特就对这项技术的有效性持怀疑态度。

近日,她和同事完成了一篇关于现有研究的文献综述,讨论了特定面部表情和内心情感状态之间是否存在。他们得出的观点是“证据不足”比如皱眉这个动作可以和生气、困惑、专心等很多情绪相关。而且,不同文化背景下,表情所传达的含义也有很大差异。

我们都想像麦克白夫人一样能读懂他人,但现实中完全理解一个人的表情并非易事。如果人类都做不到,AI能做到吗?尤其当我们知道AI公司是靠什么来设计算法后,这些技术的可靠性就更需要进一步验证。巴瑞特认为,情绪更像“插曲”人体中没有一个叫做“愤怒”的大脑信号,脸上也不可能有一个可辨的“愤怒”表达方式。

对这项技术持怀疑态度的不仅仅是巴瑞特。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玛格丽特·莱希和她的同事对这类的准确性进行了,发现其平均准确率仅为60%,这并不能算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一些情绪AI的支持者们也承认,AI只是识别出表情和语调代表的情绪,但这并不一定代表当事人的真实情感。

Affectiva公司的另一创始人罗莎琳德·皮卡德也是情绪AI的支持者之一,目前她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情感计算小组的负责人。在1995年的一篇论文中,她写道:“我并不建议人们直接用AI来测量情感状态,但是人们可以用它来测量这些状态的可观察变量。”

另一些人觉得巴瑞特是在偷换概念,一个人或AI在没有情境信息的时候是无法准确判断情绪的,但现实生活不会这样。情绪AI学习的是人们面对特定事情后所做出的反应。比如,看一个搞笑短,在这样的情境下,笑容就是笑容,一个非常简单的表达开心的方式。

AI读心会存偏见

亟需建立伦理法律规范

如果这项技术被广泛应用会怎样?专家在对一些从事情绪计算研究的公司所研发的技术进行分析后发现,情绪AI中存在一些偏见。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劳伦·鲁对两家大公司研发出的两个情绪AI进行了。她给这两个分别了一些黑人和白人篮球运动员照片。

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她写道:“两个都做出了黑人运动员比白人运动员更具有消极情绪的判断。”当学者希望这两家公司对此进行回应时,其中一家说他们非常注重公平性,并且在不符合标准的情况下不会使用这种算法,而另一家则拒绝回应。

美国纽约大学一家AI研究所在一份年度报告中列举了一系列情绪,其中一个的公司声称自己的面部识别技术可以帮助调查人员检测出愤怒、压力或焦虑等情绪。但研究所的报告指出,这项技术总体上没有科学依据。

我们与之互动的技术是否需要了解人类的情感?美国法学院的叶万·赫特森认为,不应对大众广泛地运用情绪AI技术,尤其是在做法律相关的决定时。他说:“一旦情绪AI判断出错,会引起严重问题。”

试想,当我们让AI来判断做鬼脸表情背后的情绪是开心还是绝望时,如果它能同时获得“这个人正在和朋友聊天”的信息,那么它给出“开心”结论的几率会更大—当AI得到的背景信息越多,它得出结果的准确率可能就越高。

所以,情绪AI需要我们的声音信息、肢体动作信息、脸部表情和周围环境信息(比如和我们在一起的人以及大家在做什么)

这项研究听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智能汽车上,情绪AI的应用已经开始起步。卡利乌比和她的同事正在研发可以监控车内人员行为的AI。她说:“我们把AI的检测范围扩大到了人的行为活动,比如你是否正拿着手机,孩子们是否在后座上打架等等。”

最终,这种可以成为自动驾驶车的一部分。汽车制造商丰田已经制造出了一辆原型车,该车搭配了美国斯坦福国际研究所研发的情绪AI。其他汽车制造商也正在与不同的情绪AI公司合作,未来两三年内将可能推出多个商用。

所有情绪计算的关键就在于,计算机能否准确检测出我们的情绪。虽然它们的可信度有待提高,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方面的需求越来越大。情绪AI是好是坏,目前还没有定论,但只要有需求,这项研究一定还会继续向前发展。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情绪

情绪是指人对认知内容的特殊态度,是以个体的愿望和需要为中介的一种心理活动。情绪包含情绪体验、情绪行为、情绪唤醒和对刺激物的认知等复杂成分。每个人既有开怀大笑的愉快时刻,也会有万念俱灰、焦急紧张等不愉快的时刻,这些都是人的一种情绪表现或情感体验。而从心理学上来说,坏情绪就是我们的抑郁、焦虑、烦躁、恐惧等不良情绪。偶尔的坏情绪是非常正常的,因为我们的情绪是存在波动的,当我们受到了不良的刺激,就会产生坏情绪,但如果长期的处于坏情绪之中,或者说坏情绪影响了我们的生活,那么请不要大意。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科创海展区咨询洽谈,缺少与行业交流的机会等问题,资源为企业赋能

    科创海展区咨询洽谈,缺少与行业交流的机会等问题,资源为企业赋能

    主题为“科技改变生活,创新驱动发展”的2020年高交会正在深圳会展中心火热进行中,时间为11月11日-15日破解行业痛点,解决创新难题作为企业政策应用及创新资源全链服务平台,科创海服务科技企业2000

    04-15
  • 新华社报道中,碳中和目标

    新华社报道中,碳中和目标

    现摘录报道部分内容如下:一辆辆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正成为城市街头的“标配”作为互联网科技创新带来的便利,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作为绿色出行的方式之一,为减污降碳发挥着重要作用。不仅是大城市,在县域层面

    04-15
  • 为支持上海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将以中心立项建设为契机

    为支持上海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将以中心立项建设为契机

    为支持上海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绿色建筑等产业创新发展,4月15日,上海先进热功能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启动大会在上海第二工业大学举行。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校长谢华清介绍,新成立的中心由上海第二工业大合

    04-15
  • 新iPad,解决供货问题,Pro会同步在国内首发,史上最强

    新iPad,解决供货问题,Pro会同步在国内首发,史上最强

    对于即将发布的新iPad Pro来说,苹果也是正在加大力量,解决供货问题。据最新称,苹果供应商Ennostar已大大提高了mini-LED芯片的良率,并有望从本月晚些时候开始扩大其新iPad Pro的

    04-15
  • 敢于质问哪怕它是波音

    敢于质问哪怕它是波音

    沈怡然/文2019年3月10日上午8点44分,埃塞俄比亚航司一列飞往肯尼亚的航班发生坠机,起飞6分钟后,该航班从雷达上消失,机上149名乘客与8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执行这次任务的是一架2018年11月

    04-15
  • AI面试官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AI面试官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导语:AI技术在人才招聘领域已经被广泛使用,据不完全数据统计,在美国已有超过100万求职者接受了 AI 面试,一些大学甚至开设了培训课程来提升学生在 AI 面试时的表现。随着AI面试越来越多,我们不禁

    01-07

网友评论